数字中国重磅规划印发,对广州制造意味着什么?_高德总代理

www.travelzen.com.cn 加入高德 2023-08-27 96 次浏览 没有评论

两会快评 | 国家数据局来了,对数字经济发展有何意义?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数字中国建设被提到“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引擎”的高度。

这份文件将数字中国建设规划为夯实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资源体系“两大基础”,推进数字技术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深度融合。

这是近半年里,数字经济第二次在国家重要文件中被称为“引擎”。2022年10月,党的二十大报告将人工智能产业定位为“新的增长引擎”。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王春晖直言,这表明随着数字经济基础的夯实,其赋能作用将产生功能性溢出效应,可以整体推进“五位一体”布局的协同高质量发展。

还可以更直接理解为,数字经济经过多年高速发展,不止局限于互联网消费单一产业之中,作为“引擎”的溢出效应日益凸显。

2023年开年,数字经济再次受到全国各省市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视。北京市提出“加快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上海市计划“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浙江省则把数字经济列为“一号发展工程”。

发展数字经济,广州连年出招,2020年出台首份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纲领性文件,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引领型城市,开建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2021年获批创建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2022年全国率先出台首部城市数字经济地方性法规《广州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

时至今日,如何率先抢抓数字经济溢出效应,值得“制造业立市”的广州思考。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说,如果消费和流通数字化是序幕,工业生产数字化才是数字经济发展大戏。

数字经济溢出效应已在广州显现

刘世锦所说的“大戏”,广州搭好了“台”。

2022年,广州提出新五大支柱产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位列第一。其包括人工智能、半导体与集成电路、智能装备与机器人、超高清视频及新型显示、软件与信息服务、通信、数字创意、平台经济与共享经济八个领域,2022年增加值超3600亿元。

近期发布的两个榜单可以“描画”出广州数字经济在全国的“坐标”。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2022数字经济城市发展百强榜”,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为数字经济一线城市。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2022年互联网百强企业榜单”,北京32席遥遥领先,上海18席紧随其后,广州深圳各9家,杭州4家。

数字经济溢出效应已经在广州显现苗头。

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近期开展的一场调研发现,广州时尚产业和批发零售产业数字经济溢出效应最为显著,这个产业数字化水平每提高1%,分别能提高佛山、东莞等周边城市时尚产业和批发零售产业产值约0.8%和约0.7%。

“广州有着深厚的数字经济+市场应用基础。”广东三维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蔡志森说,家居是低频消费品,设计方案与需求不匹配,门店转化率低、客单价低、报价难、获客成本高。在生产环节还存在耗材浪费大、流程粗犷、出错率高的问题。三维家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实现家具智能布置、智能匹配样板间、一键出720°全景图、智能排版等多项功能,让企业客户“生产数字化”,板材利用率最高达95%以上,减少50%拆单人员,交货周期从30天缩至4-7天。三维家曾协助欧派家居集团完成终端设计营销、订单管理、下单生产等流程数字化改造,将设计下单时间从150分钟缩短至27分钟,实现效率营收双增长。

广州“制造业立市”发展逻辑与数字经济溢出效应颇为契合。

2015年-2020年,广州出现“退二进三”(第二产业制造业往外迁,第三产业服务业往里走)现象,工业占GDP的比重出现逐年下降。近年经过一系列举措,在2021年初步扭转了这一下降趋势。

在这个过程中,广州以数字经济为引领发展制造业,不仅要“制造立市”,更要“智造强市”。五大新支柱产业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智能网联和新能源汽车是数字经济溢出效应的首发地。六大行动中,“智车”“强芯”“亮屏”“融网”均与数字经济溢出效应直接相关。

广州企业呼唤深化融合

然而,一组矛盾值得注意,一方面是目前数字经济龙头企业主要是消费和流通领域企业,工业互联网企业实力依然较弱。另一方面是传统行业亟待数字化升级。广州市专精特新企业统计调查显示,92.2%的企业内在有数字化转型需求。然而,54.3%的企业仍处于数字化智能化的初期阶段,34.9%的企业处于中期阶段。广州企业呼唤深化融合。

对此,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向晓梅表示,广东数字经济及产业数字化规模连续5年居全国首位,广州数字经济发展基础良好,“数字广州”的基础支撑作用不断夯实,产业数字化转型水平居全国主要城市前列。与此同时,广州也面临数字经济核心龙头企业偏少、城市数字化基础设施及数据共享平台建设不足、数字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能力有待增强等问题。未来,广州要加快发展数字经济,需要加强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夯实数字经济发展基础;着力提升数字技术水平,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加速工业互联网融合发展,培育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新优势;优化数字经济发展生态,强化数字化转型支撑力。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院长张跃国指出,广州数字经济在需求端、消费端具有良好的基础和明显优势,在一些新领域新赛道敢于探索、敢于争先,如在短时间内组建成立并成功运作广州数据交易所,及时把握住了战略制高点。不过,广州在数字龙头企业培育、数字核心技术创新、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离数字经济引领型城市、标杆城市还有不小的差距。要当引领型标杆城市,广州要发挥好市场的优势和力量,超前谋划、顶层设计,这具有决定性意义。

“挖掘经济企稳回升新动能,最有力的是打通制造业和数字经济的链接,这方面广州有潜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刘云中说,传统消费互联网近年已经取得了明显的发展成果,但是真正对经济有提振作用的是产业互联网,特别是工业互联网。广州传统汽车产业、建材产业等各大产业的智能化、自动化、数字化改造将带来超过消费互联网规模的增长力度。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考虑到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特点,其发展不会像过去消费互联网一样出现爆发式增长或者巨头式增长,而是一个比较平稳的、长期的增长过程,更需要培育未来的产业特色。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苏力

编辑:束孟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