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代理中心_广东的“人口密码”:深圳吸引最多省外落户,13城户籍人口净迁出

www.travelzen.com.cn 高德园地 2022-01-13 43 次浏览 没有评论

“2022全国网上年货节”正式启动,花生日记助力云上消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洁 实习生 莫海昕 广州报道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全国脱贫人口务工规模达到3145万人。

广东成为大批寻找工作的劳动力“流入地”。根据最新发布的广东省统计年鉴(2021年),2020年,广东省的户籍人口净迁入的人数达到57.85万,净迁移率5.94‰(净迁移率指一个地区人口的迁入与迁出对该地区人口的净影响)。

从城市间的数据来看,深圳成为广东省最为吸引省外人口落户的地区。2020年,从外省将户籍迁入深圳的人数达到23.87万人,扣除迁往外省的2.64万人,2020年深圳外省净迁移人口达到21.23万。此外,广州的外省净迁入户籍人口11.40万,东莞6.64万,佛山4.41万,中山3.54万,惠州3.45万,珠海2.58万,均吸引了较多外省人口迁入。

不过,和粤港澳大湾区成为人口“吸纳器”不同,广东21个地级市中,有13个出现户籍人口净迁出的局面(省内和省外净迁移人口之和),广东人口格局“强弱分明”。

“相对来说,深圳的制造业发达,创造的就业机会确实是广东省内最多的。”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指出,“加上深圳与外省的经济联系更紧密,并且本土的大学生数量不多,拥有学历的外省人比较容易找到好的工作,因此吸引了很多外省人流入。”

人口格局“强弱分明”

根据广东省最新的统计年鉴,广东省总人口1.26亿,坐稳各省份人口第一的“宝座”。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东的人口特点第一个是基数较大。常住人口1.26亿,占全国总人口14.12亿的8.93%,是全国常住人口第一大省。第二是增长较快,2020年七普时1.26亿人,相较于六普时的1.04亿人,增长20.81%,而同期全国总人口增长5.38%。第三是年龄较轻。65岁及以上人口占8.58%,而同期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13.50%。深圳和东莞则分别为3.22%和3.54%。四是流动较广。全国流动人口为3.76亿人,广东有0.52亿人,占14%。其中,全国跨省流动1.25亿人,广东跨省流动0.30亿人,占24%。

“从全国各个省份来说,由于很多年轻人流入,广东的整体人口结构非常年轻,也可以说广东的整体年龄结构是在各个省份中最好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情况确实如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统计年鉴中广东户籍人口迁移的情况,2017年-2020年分别达到47.18万、64.99万、63.45万、57.85万,净迁移率达到5.11‰、6.91‰、6.62‰和5.94‰。

需要指出的是,广东净迁移率近几年明显提升,2012年-2016年,广东的户籍人口净迁移率分别为-1.7‰、2.32‰、2.85‰、0.89‰和1.59‰。

孙不熟指出,广东近年来一直进行产业转型升级,转型升级的背后出现了人口“换血”。之前更多是前来打工的农民工,很多人达不到落户的条件,打工一段时间之后又返回家乡。但近几年,广东在传统制造业之外,出现了一批新兴产业,吸引大量高学历人才前来,他们中很多会选择在广东落户生根。

根据广东最新的人口普查公报,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2020年广东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8214人上升为15699人;拥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由17072人上升为18224人。

不过,尽管是我国经济和人口的第一大省,但广东各城市的人口格局“强弱分明”。

其中,广州、深圳、东莞和佛山分别以1867.66万、1756.01万、1046.66万和949.88万,位列广东省各市人口前四位。上述四个城市,也吸引了最多的省内、省外人口流入。

具体来看,2020年,广州从省内净迁入户籍人口11.21万,从省外净迁入11.40万;深圳从省内净迁入户籍人口10.77万,从省外净迁入21.23万;东莞从省内净迁入户籍人口3.17万,从省外净迁入6.64万;佛山从省内净迁入户籍人口4.09万,从省外净迁入4.41万。

“以广深两个城市来看,深圳更多吸引东莞、惠州、汕尾、河源、梅州等地的人口,广州则吸引更多粤西地区的人口。”孙不熟指出。

与位于大湾区的城市相比,广东其他地级市基本上呈现人口净流出的局面。广东21个地级市中,有13个出现户籍人口净迁出。比如,揭阳和梅州的省内净迁出户籍人口分别为4.65万和4.24万,湛江也达到3.57万,而这三地净迁出省外的户籍人口也达到3993、73和5045人。

董玉整指出,七普数据显示,与六普相比,珠三角核心区人口总数上升8.04%,东翼下降3.16%,西翼下降2.10%,北部下降2.78%,进一步凸显了“珠三角强,其他城市弱”的人口格局。广州常住人口1867.7万人,10年增长了47.05%。与广州相邻的清远市常住人口396.95万人,10年增长了7.33%。深圳市常住人口1756.01万人,10年增长了68.46%。与深圳相邻的汕尾市常住人口267.28万人,10年减少了19.73万人,下降了6.87%。

“珠三角和其他地区之间的差距,不是在逐渐减小,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差距。珠三角通过不断深化改革开放,解放思想,优化体制,完善机制,充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强烈吸引周边城市的人口资源,为我所用,将其变成推动珠三角地区快速发展、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庞大‘人口红利’。”董玉整表示。

广州、深圳“各领风骚”

而广东省外人口也在持续流入大湾区内地城市,尤其是劳动年龄人口。

在全国总体劳动力人口连续数年下降的情况下,统计年鉴显示,广东的就业人口总量仍然保持增长。其中,2017年到2020年,广东的总就业人数为6858万、6960万、6995万和7039万人。

“从2012年开始,我国总的就业人口就已经出现下降,这是老龄化导致的。”杨舸指出,“但广东一直是人口流入的中心,人口流入的规模是全国各个省份中最大的。”

以对省外人口的吸引力来论,深圳是当之无愧的广东省内第一名,从省外迁入深圳落户的人口一年超过20万。这并非是2020年才有的现象,根据广东统计年鉴(2020年),2019年从省外迁入深圳户籍的人口达到23.2万。

为何深圳吸引了更多省外人口落户?孙不熟指出,深圳更早开始对外开放,对外省拥有“先发优势”,且本土大学生不多,外地大学生更容易在深圳找到工作。

不过,相对深圳来说,广州吸引了更多本省人口流入,在这背后,与广州更好的教育、卫生基础设施,以及更低的生活成本有关。

“深圳的就业机会集中于两头,就是说有很多高薪的岗位,比如华为、腾讯等等,但也有很多针对农民工的岗位。广州的就业机会更多是‘中间厚而塔不尖’,非常高薪的岗位相对深圳少一些,但体制内的岗位,包括医疗卫生、教育等,广州的就业机会更多。”孙不熟表示。

根据最新的统计年鉴,2020年,广东各市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和在岗职工中,广州的总就业人员为419.36万人,深圳为505.27万人。不过,在国有单位就业人员数中,广州为92.65万人,深圳为60.46万人。

分行业来看,2020年各市城镇单位各行业在岗职工年末人数中,深圳在制造业上有204.22万人,远超广州的71.39万人。此外,深圳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中就业人数35.11万,金融业就业人数20.63万,也超过广州的24.33万和10.61万。不过,广州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就业人数为33.38万人,超过深圳的20.47万人;广州在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的就业人数分别为31.12万、21.25万,也超过深圳的20.71万、11.99万,显示广州作为广东省教育、卫生和交通中心地位稳固。

孙不熟指出,他看好未来广州对人口的吸引力,因为目前广州正在努力发展新兴产业,形成了如小鹏汽车等一批异军突起的公司,逐渐回到经济的“风口”。

杨舸表示,在全国已经步入人口“拐点”的背景下,广东仍然有能力吸引人口流入,但人口流入的数量或许会减弱。

“这几年人口的一个局面是,人口流动更为均衡了,长三角与中西部一些中心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在增加,加上我国人口很快步入负增长的局面,因此我认为广东总体仍然会保持人口增长,但增速会放缓。”杨舸说。

董玉整认为,相较于其他省份,广东人口在总量上还会保持一定时间内的增长。不过,未来广东人口在总量上增长的力度越来越小,显示出“疲态”。

“出生人口逐年减少的趋势不可逆转。虽然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会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人们的生育潜能,但是,由于育龄妇女总数减少特别是生育旺盛期妇女总数减少、人们生育观念发生较大变化,多数实行晚婚晚育,使得出生人口总数逐年减少的趋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而不是相反。因此,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也是广东十分迫切的任务,一定要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董玉整表示。

编辑:白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