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公里,22个闸口!那闸那人那份坚守_高德登录下载

www.travelzen.com.cn 加入高德 2020-07-13 22 次浏览 没有评论

宜宾市国资公司拟向五粮液集团无偿转让3000万股五粮液股份

原标题:2.1公里,22个闸口!那闸那人那份坚守

7月11日上午8点,南京大雨。李金国浑身湿透,头发贴在头皮上,像是一张耷拉在头顶上的网。

李金国是南京市鼓楼区下关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今年51岁。自从2005年退伍转业以来,一直从事防汛工作。这位参加过1998年防汛控洪的老兵,每年的汛期,是他最忙碌的时候。

△雨中工作的李金国

“不能马虎,不能有一点闪失!多看几遍,”李金国穿着雨衣和路边值守员交代着。

此刻,南京已经到了防汛的最关键时期,长江南京段水位达到9.62米,距离历史上的最高水位10.22米仅仅只有0.6米,大通水文站的来水已经超80000立方米每秒。

△被淹没的警示牌

7月11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跟随这位老兵,巡查下关街道的22个闸口。这些闸口都肩负着守卫南京城,防止城市内涝的使命。和李金国一同守护闸口的,还有下关街道的200余名值守人员。他们中,有退伍军人、轮渡驾驶员、社区志愿者、物业公司员工……

△7月11日上午长江南京潮水位站水位9.61米

7月11日8:30 每500米一人,24小时值守

上午8点多,现代快报记者赶到中山码头售票处时,李金国刚刚巡查完一圈闸口情况,这已经是李金国当天早上第二次巡视了。往常他都是骑一辆电动车,一边检查每个闸口的情况,一边和在岗的值守人员交流情况。一段2.1公里的路,李金国一趟下来要花一个多小时。

△雨中查看水位

李金国介绍,下关街道辖区内有2.1公里江岸,22个闸口。目前16个闸口已全部封堵,剩余闸口由于所处地势较高,暂时还未封堵。已封堵的闸口分为三个类型: 用整木和沙包相结合进行封堵、用自制钢板进行封堵和机械闸门封堵。

△雨中站岗

目前,整个下关街道的所有闸口共有200余名值守员按照每500米的区间间隔,24小时不间断值守。江边路上,几乎每隔3-4颗树的距离,就能看见一名身着雨衣的值守员站在树下。他们或来回走动提醒来往市民注意安全,或走到不远处的闸口查看水位。1公里不到的路程,李金国停下5次,和值守人员交流,几乎每一个人他都能叫得出名字。

9:00 用沙包垒起一道道堤坝

李金国首先来到位于江边路的二号闸口。他翻过闸门,蹲下身仔细检查——闸门与地面的衔接处是否有渗水,水位上涨情况是否异常、沙包有没有垒结实。二号闸口处虽没有明确的水位标线,但对这段每天要走数十趟的路途,刻度尺就在他的心中。

△防洪沙包

“你看,如果水到那个彩旗的位置,就是9.7、9.8米了。”

说罢,他跳到闸门口的沙包上,用力一踩,检查是否有松动的迹象。这块由近百个沙包垒起的墙,不光能防止水通过闸门的缝隙渗透出去,还能抵御水的冲力,以应对长江上游大通流量的迅猛激增。

△沙袋

对于如何垒沙袋,李金国有一套经验。“先按顺序堆最下面的三层,很关键是基石。再根据每个闸门的情况,交错着往上叠,每叠好一层都要踩实才能再往上垒。”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时,李金国跟随部队在江心洲江堤上搬运沙包昼夜奋战,那一次的经历让他学会了垒沙包的独特技巧。“原来我们都是扛沙包的,越扛越沉。现在条件好了,基本不需要自己肩扛,可以用车拖过来。”

9:30 到中山码头“数板子”

李金国的下一站是中山码头。中山码头不仅是南京市的旅游景点之一,也是浦口居民来往主城区的交通站点。李金国走上临时搭建的防水平台,检查这里的水位,此时积水早已漫过栈桥。7月7日8:40分,因水位上涨不满足船运条件,中山码头宣布停运。李金国和轮渡公司管理人员立即组织前来乘船的市民在码头售票处乘坐公交接驳车,遇到骑电动车的市民就劝阻其更换交通工具,实现了无缝对接。同时,由轮渡驾驶员、水手等人员组成的防汛突击队在中山码头开始24小时轮班值守。

高超就是其中一名防汛突击队员。今年6月,高超就提前开始各类汛前突发演练。7月6日南京市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蓝色),突击队员连夜在上客区、下客区和备用上下客区三个闸口各放置12块木板。每个闸口的左右两边各6块,再在木板中间加灌防汛土,使其形成一个天然屏障。木板每块21厘米高,对于突击队员来说,“数板子”成了判断水位情况最简单的方法。

36块长2米,宽21厘米,重约40斤的木头由80名突击队员连夜安放完毕,当晚高超都没回家,因暴雨水中有不少漂浮物,天亮后他就穿着救护衣潜入水里将杂物捡起。

李金国和高超一起沿着栈道一路走到停船处,叮嘱他一定要备足足够的防汛专用土、布袋、铁锹和竹筐等防汛物资。他停留在前两天发现的一个渗透点,把手伸进去,仔细观察还有没有水渗出来。

10:00 检查网红“水族箱”的玻璃

在民国首都电厂旧址公园,由于长江水位漫过了园内的玻璃围栏,整个公园意外变成了一座“水族箱”。李金国笑称这是一个网红景点。他蹲下身来,和物业人员李师傅看在玻璃围栏里游荡的鱼和青蛙。这算是一个难得的“偷闲”时间。

而这个本该通往码头趸船的一个观景平台,水已漫至小腿处。涨潮时,一小时水位最多能涨近一米高。值守的李师傅是附近一家物业公司的员工,55岁的他也是一位“防汛老将”。2016年7月南京特大暴雨,李师傅彻夜不离值守在这里,搬沙袋扛铁锹,守护了一方安全。

此刻,南京下关水文站电子大屏显示:长江南京潮水位站当前水位9.61米,超警戒线0.91米。李金国再次检查了防洪玻璃后便和李师傅匆匆告别。

12:00 即将开始第四轮巡查

11:30,李金国才结束了这一轮的巡查,他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

△志愿者雨中巡查

此刻,2号闸口所在的江边路上,多辆来自省消防救援总队、国家水域救援江苏大队的抢险车辆停在路边,严阵以待。装满了防汛专用土的货车也停靠在一侧。身穿红马甲的志愿者正在对部分可能发生渗漏的地方使用沙袋等物资构筑养水塘。

7月12日15:10 今晚起睡在岸堤边,密切监控水情

7月12日,长江大通来量持续增加。15时已涨至83600立方米每秒,超过了1998年长江大洪水的最大洪峰流量。受此影响,15时的南京潮水位站水位已达10.02米,这也是2000年后长江水位的最高位。

15:10,现代快报记者再次联系李金国,想要询问下关街道各闸口的最新情况,李金国直到两个小时后才有空回复。

他告诉记者,他正在江边路巡逻。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会轮流睡在岸堤边的活动帐篷里,密切监控水情。针对目前防汛形势,他表示,下关街道各闸口可以抵挡11米的水位,是可防可控的。

现代快报+/ZAKER南京 见习记者 张瑾/文 记者 王曦 吉星 郑芮/摄

责任编辑:张琳(EN04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回顶部